• <dd id="a0omo"><nav id="a0omo"></nav></dd>
  •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   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    學界動態
    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> 科學研究 >> 學界動態 >> 正文

    西方學界關于資本主義起源模式之爭

    發布日期:2019-03-15    編輯:    點擊:[]

     

    20190313 08:50 來源:中國社會科學網-中國社會科學報作者:初慶東 王芊入

      資本主義社會是人類歷史發展的重要形態,關于資本主義起源問題,中外學者迄今已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研究。在這方面,目前主要存在馬克思主義分析模式、商業化模式、精神分析模式等觀點。

       馬克思主義分析模式

      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起源的一個中心論點是,資本主義產生并取代封建主義的過程乃是新舊生產方式更替的過程,但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結構是從封建社會的經濟結構中產生的,只有后者的解體才能使前者的要素得到解放。馬克思在分析資本的原始形成與自由勞動力的來源后,從世界歷史發展的高度,明確了關于資本主義起源的兩個重要問題:一是判定16世紀為資本主義正式產生的時代;二是判定意大利為最早產生資本主義的地區。正是在馬克思論斷的基礎上,馬克思主義學者先后在20世紀40年代和70年代發起兩次大辯論,將資本主義的起源研究不斷深化。

    1946年,英國劍橋大學講師莫里斯·多布出版《資本主義發展研究》,由此引發第一次國際大討論。馬克思主義學者以《科學與社會》雜志為陣地,圍繞何為從封建主義向資本主義過渡的第一推動力這一主題,進行討論,最終形成保羅·斯威齊與多布兩大陣營。多布把資本主義定義為以工資雇傭關系反映的特定社會關系。在多布看來,資本主義的誕生應當歸因于階級斗爭,因為階級斗爭使得小生產者擺脫封建剝削關系的束縛,并帶來相應的社會分化。多布駁斥了“皮朗命題”的遠距離貿易對資本主義起源的決定性作用,取而代之的是封建社會關系。而斯威齊依然沿襲“皮朗命題”的基本觀點,聲稱正是交換經濟的發展加速了封建社會的解體,并推動1718世紀資本主義的產生與發展。 

       1976年,羅伯特·布倫納在《過去與現在》雜志發表《前工業化時期歐洲的農業階級結構與經濟發展》一文,批駁過往將資本主義的歷史歸結于所謂的“客觀經濟力量”的做法,特別是人口波動和貿易、市場的增長,批評前人對農業經濟“理所當然”的忽略。布倫納重視產權關系的獨特性與差異性。在他看來,導致歐洲各國在同一時期、相似境況下發展迥異的緣由恰是社會產權關系的分殊。正是由于英國獨特的“傳統地主—資本主義的佃農—雇工”的階級結構與“再生產法則”,使得各階層利益交錯,地主與佃農共同致力于農業生產進步,“農業資本主義”得以生長。 

       商業發展引發資本主義

      商業化模式是從商業(或貿易)發展的角度來解釋資本主義的起源,其代表人物是亨利·皮朗,他把商人階級的興起作為資本主義產生的標志。他認為,自12世紀以來資本主義的一切基本特征(包括企業、信貸等)都已存在。皮朗提出“中世紀早期商業擴張和貿易自由、中世紀晚期商業停滯和貿易受管制”的假說,并認為資本主義的產生乃是這種“商業擴張”的結果。皮朗在《中世紀的城市》中指出,直到89世紀伊斯蘭勢力的壓迫與入侵之前,地中海貿易的中心地位從未喪失。換言之,57世紀的地中海沿岸權力易主并未顛覆傳統:城市特性因天主教會而得以幸存,諸如遠距離貿易等商業活動與交游其間的商人得以維系營生。相反,9世紀穆斯林在地中海沿岸的擴張,卻阻斷西歐商貿進一步的發展與資本主義的迸發。從此,西歐脫離地中海而轉向內陸,由交換經濟轉向消費經濟、由商業轉向農業。伴隨查理曼大帝的銀幣制度改革,西歐經濟陷入空前的孤立和衰落,并最終于1011世紀,借由威尼斯和佛蘭德爾南北兩大城市經濟的帶動,西歐商業再度復興,資本主義也在城市發展中不斷壯大。皮朗在《中世紀歐洲經濟社會史》中進一步指出,“凝固于農業文明的西歐,倘若沒有外界的刺激和范例,是不能如此迅速地習慣一種新的生活”。正是12世紀西歐商業的繁榮和城市的興起,為資本主義的產生提供了強大動力。

      “皮朗命題”提出后,在西方學界影響廣泛。受其影響的學者紛紛針對封建經濟墨守成規的“凝固性”與“封閉性”,主張若無外力的沖擊與帶動,封建經濟將囿于自然經濟的慣性循環而不能自發突圍。同時,他們都強調中世紀城市的作用,認為大批農奴逃亡動搖了莊園經濟,但前提是農奴們有處可逃,而城市為離棄或失去土地的流浪漢提供了新生活的可能。

       精神分析模式

      相較于商業化模式,精神分析模式認為現代資本主義的產生和發展中,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是人們精神和觀念的變化,即“資本主義精神”的孕育與生成。該派的代表人物是維爾納·桑巴特和馬克斯·韋伯,但兩人對“資本主義精神”的解讀各有所見。

      桑巴特認為,“資本主義精神”包括兩部分,即“企業的精神”和“市民的精神”,其中“企業的精神”更為原始。在桑巴特看來,“企業的精神”表現在“對金塊的貪婪”和“對貨幣的熱心”。這種“貪欲”通過“對冒險的希望”和“對探險的熱愛”,而被傳導一種勇敢和侵略的態度,形成所謂“征服的精神”。但“企業的精神”并不能單獨產生“資本主義”,它需要“市民的精神”的配合,因為只有這種精神才能提供貨幣和交換方式所需要的精準計算。桑巴特認為“企業的精神”和“市民的精神”組成“資本主義的精神”,這種精神創造了資本主義。

      與桑巴特一樣,韋伯也從“資本主義精神”分析資本主義的產生。但他認為,“資本主義精神”的主要內容是基督教新教倫理精神。韋伯認為,資本主義精神乃是“以合理而系統的方式追求利潤的態度”。但與桑巴特不同,韋伯認為謀利和賺錢這類沖動本身與資本主義毫無關系,資本主義精神并非來自古老的“金錢欲”,而是16世紀宗教改革的產物。他說:“現代資本主義精神,以及全部現代文化的一個根本要素,即以天職思想為基礎的合理行為,產生于基督教禁欲主義。”韋伯認為,加爾文教的倫理與“資本主義精神”之間存在某種“親和力”,這是因為加爾文教的倫理戒律包含著一些行為準則,這些行為準則有助于以天職思想為基礎的合理行為的養成。正是這些合理行為,促使資本主義的產生。

     

      (作者單位:華中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)

     

    關閉

    地址:寧夏銀川市西夏區賀蘭山西路489號    郵編:750021    聯系電話:0951-5093053  寧夏大學人文學院(Division of planning and Finance NXU.)

    乐万家彩票APP